yabovip

观点潘麟导师:我们坚决要去三化的原因

去三化,即去宗教化、去神秘化和去庸俗化。自然科学去宗教化用了五百年,如果我们快一点可能数十年就够了。至少需要数十年的不懈努力,生命学才能从此“三化”中较为彻底地走出来。

只有自由才能发展,从宗教中分离出来就是给生命学以最大的自由,让生命学健康地向前发展。生命学一旦从各类宗教中、巫术和神秘思想的历史尘埃中剥离出来,将给人类的贡献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,多么高的评价都不为过。

5.所有人都对自己的身心拥有极高的掌握能力,真实地超越生死,成为智慧和理性的化身,成为真善美的化身等等。

我想大家现在不会相信我的话,就像当年如果你告诉老佛爷说你会玩微信,老佛爷一定会治你个欺君之罪。但是仅仅百年后,我们又上月亮,又玩微信。如果你是老佛爷,你能想象到今天科学会是这样吗?你绝对想象不到,你会觉得这是痴人说梦,人怎么可能上月亮呢,怎么可能下到海底呢?!但是仅仅百年,我们又上月亮又下海底,造出电视、电脑、电话、手机,还造出了、核发电等等。站在清朝的角度,这岂止“奇迹”二字所能表达的,但我们今天不就司空见惯了吗?这在老佛爷那里,就是一个欺君之罪。就像你们现在在心中暗暗地骂我潘麟在搞天方夜谭一样。

生命学给我们带来的是内在的解放。那个时候每个人都能活到120岁到160岁。健康长寿的问题,我们生命学早就解决了,只是没有向社会公开和普及而已。

比如说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前几年做过一项调查,他们统计了几百位西藏佛法“大圆满”修行的大成就者,发现他们个个都很健康而且长寿,最小的八十多岁,最大的一百四十多岁,平均年龄一百岁以上。这是根据严格的科学数据统计出来的。

也就是说,健康长寿的问题,已经被生命学解决了,只是“大圆满”还没有普及而已。而且这些“大圆满”的成就者们在死亡时,肉体都是化成一道光走的,佛家的专用术语称之为“虹化”——像美丽的彩虹那样光化而去,虹化后一百多斤的肉身全部光化了,只剩下指(趾)甲、头发和一些舍利子,这就是超越生死,来去自由。

如果历史上仅仅出现个别修行人做到了虹化,那我们可以认为这是某种偶然因素所致,可在藏传佛法中,仅噶砣寺这一个寺庙,在过去的800年间,有明确记载,由虹化成就的修行者就有十万之众。

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,其实掌握“大圆满”实修的人,普通人快则三五年、慢则十年左右就可修成,达到临死之时化为虹光的境界。长寿问题、身体的光化问题、生死问题等,全部通过气脉的修炼就能达成,只不过这些方法被混杂在宗教和神秘学里而少为外人所知。

我们现在要做的工作就是把这些生命实修之学从宗教中分离出来,普及开来,让所有人都有机会修学它们。就像自然科学那样,超越国度,超越阶层,超越性别和年龄,超越文化与历史而时时造福人类。亦如自然科学那样,我们每个人同样也需要生命科学,因为人们不仅需要外在的解放,更加需要内在的解放。而且只有生命的觉醒和内在的解放,才是永恒的解放,才是究竟圆满的解放。

如是等等之难题,自然科学解决不了,亦非社会科学所能胜任,非得用生命科学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。所以在未来,生命学对整个人类的价值和贡献,将更大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。

但生命学的独立不是一蹴而就的,尤其是从各宗教与迷信中分离出来,并非那么容易。现在绝大多数的人还没有意识到生命修行、生命科学需要从宗教中分离出来的必要性。这是历史的惯性所致,没有人告诉我们,启迪我们。

所以人们都把生命的修行、生命的觉醒和宗教的信仰、迷信、神秘等等搅拌在一起,一股脑地传承下来。没有人意识到它们不应该搅拌在一起,应该分离出来。像我们有这样意识的人,目前还属少数,所以我们要慢慢地让更多人建立起这个意识。

我几乎每天都在不停地进行着各类演讲。不管是对着上千人、几百人、几十人、几个人,还是对着一个人的演讲,讲了近两年“为什么必须要将生命科学和生命修行从宗教中剥离出来?”时至今日,终于有一部分人明白了:“噢,原来如此啊!”这一声感叹,却整整用去了两年的时间!可见一个理念的建立,一个见地的确定是多么的缓慢和艰难。

我们再谈谈去庸俗化。生命学是一门如此神圣的科学,但是我们现在把生命学用来干什么去了?例如,周易是一门博大精深的生命哲学体系,它是指导我们如何认识生命真相的一门生命哲学,现代人却用它来抽签打卦,这就叫庸俗化。在周易里面是有生命实践的,有具体的修行方法的。

周易的每一卦都是一个洞见生命内涵的门径,每一个爻都是一个修行方法。卦就是门,从哪一个卦进去,就是从哪一个门进去。进去到哪里?进到生命世界中去理解生命的真相。所以八卦就是八个生命之门、八个智慧之门、八个解脱之门,哪一个门都能让我们走进和彻悟生命的真相。

再比如,佛法里包含大量的生命学理论和生命实修方法,那么博大精深的探索生命奥妙的,我们现在把它用在烧香拜佛上。把佛陀无上、无上智慧庸俗为保佑自己打麻将能赢钱,这简直是把黄金当黄铜,把珠宝当石头。

Author

admin@yppjhl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